十月八號, 我第二次獨自去新容所見到你. 你已經完全癱著. 像是可以任人宰割的那種癱. 和資深的義工知會之後, 因為收容所的醫療資源過度有限, 沒什麼大感覺的, 順理成章似的, 決定接你出來看醫生,

我真的以為妳只是流浪得累了, 而且你的年紀也太小. 理應是負荷不了任何的病毒. 我真的以為只要離開那個鬼地方, 頂多住院個1~2週就可以活蹦亂跳, 漂漂亮亮的幫你徵中途, 徵一個家.

DSCN6764.JPG

十月九號, 醫院告知, 你有天生心臟病的狀況, 並不樂觀.
礙於以對人類的認知我覺得你現在很痛苦.
礙於對現實狀況的考量我下了個人第一次的決定 --- 以麻醉過量的方式, 讓你以 [ 我認知中比較安樂的方式 ] 先離開.
我沒有把握醬子的決定, 是不是你要的? 是不是真的對你比較好? 甚至, 我被允許下這個決定嗎?

十月九號稍晚, 拜託資深的義工轉告醫生, 讓你走.
我想陪在你身邊讓你走. 用只有你聽的到的聲音對你說些話
.
說些祝福你的話, 說些要你不要怕的話, 說些道歉的話, 說些求你原諒的話.


DSCN6759.JPG


十月十二號, 詢問了你的狀況. 得到的消息是你已經走了.
我不知道你是在哪一天那一刻離開的? 有人來接你嗎? 你還痛不痛? 你害怕嗎?
你知道該往哪走嗎? 你可有想念誰嗎?

我們還沒來的及和你合照, 來不及給你個名字.
我只能回收容所要了你的檔案照, 和儘量留著對你模糊的記憶
.

DSCN6762.JPG

DSCN6763.JPG

收容所的貓醫生告訴我, 你剛被送來的時候, 是黑色的,
這張檔案照, 已經是她幫你儘量清洗整理過的樣子.
見到你的那天, 你已經比較接近灰白, 或米白,
但我們都知道, 這都不是你真正應該的樣子.

坦白說, 只有短短的幾天, 我並不是真的很想念你. 但心挺痛的, 像是被時間狠狠的賞了一個耳光.
我一直都知道大家都在爭取時間, 因為有多那麼點時間, 就像是多了那麼點希望. 但我現在才實質的感受到這個爭取的戰況, 是如此激烈.

你並沒有白白的離開, 莫名的離開.
你其實在我心裡真的留下了一些東西, 謝謝你.



  YiWau




    全站熱搜

    catfir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