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我都是固定星期四會跑一趟收容所,

 

原因大概是這天開放日可以多幫貓奴找到那位命中註定的王子或公主吧,

 

而平日不開放的時候其實我也不太敢來,因為總覺得那有自己不願意面對的事情。

 

只是因為某些因素讓這個星期四不能去,想想星期六就會有其他義工過去幫忙

 

還是去星期三吧,就這樣昨天晚上下了決定,沒想到心情就開始沉重。

 

早上在去之前還掙扎了很久,

 

最後還是去了。

 

想到跟那些貓咪打勾勾約定好我就不想食言,

 

但去了後我整個人就提不起勁,什麼事都沒做,

 

其實覺得這樣的義工還真是失職,不但什麼都不做還佔人家空間擋人家路,

 

就連小妞可能察覺我心不在她身上,蹭一蹭就有點生氣好像在責難的樣子,過沒多久就不想理我了。

 

雖然知道這樣很不好,不過我總覺得一直沉沉的什麼都不做更不好...

 

因此牙一咬,我還是去看了令我掛心的事...

 

就是看那個...

 

應該很多人都不想看的過程吧...

 

有一些很安靜,有一些激動地反抗。

 

他們的眼神無比純潔,卻好像認命了,

 

雖然門廉是拉上的但我卻遲遲移不開腳步,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我覺得風為了不讓他看到我悲傷的模樣,所以在最後一刻吹起了簾子。

 

下一瞬間已經是他閉上那雙美麗的眼睛,癱在人類的懷裡。

 

我說不出話,腦中空白,

 

希望你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有痛苦跟悲傷,

 

不需要再等待。

 

後來我像逃走一樣,狼狽地離開了那個角落,

 

淚止不住,到洗手間裡痛哭。

 

其實,我不知道哭有沒有意義,

 

但總覺得,至少還有人類會為你們哭泣。

 

通常,我都是固定星期四會跑一趟收容所,

 

原因大概是這天開放日可以多幫貓奴找到那位命中註定的王子或公主吧,

 

而平日不開放的時候其實我也不太敢來,因為總覺得那有自己不願意面對的事情。

 

只是因為某些因素讓這個星期四不能去,想想星期六就會有其他義工過去幫忙

 

還是去星期三吧,就這樣昨天晚上下了決定,沒想到心情就開始沉重。

 

早上在去之前還掙扎了很久,

 

最後還是去了。

 

想到跟那些貓咪打勾勾約定好我就不想食言,

 

但去了後我整個人就提不起勁,什麼事都沒做,

 

其實覺得這樣的義工還真是失職,不但什麼都不做還佔人家空間擋人家路,

 

就連小妞可能察覺我心不在她身上,蹭一蹭就有點生氣好像在責難的樣子,過沒多久就不想理我了。

 

雖然知道這樣很不好,不過我總覺得一直沉沉的什麼都不做更不好...

 

因此牙一咬,我還是去看了令我掛心的事...

 

就是看那個...

 

應該很多人都不想看的過程吧...

 

有一些很安靜,有一些激動地反抗。

 

他們的眼神無比純潔,卻好像認命了,

 

雖然門廉是拉上的但我卻遲遲移不開腳步,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我覺得風為了不讓他看到我悲傷的模樣,所以在最後一刻吹起了簾子。

 

下一瞬間已經是他閉上那雙美麗的眼睛,癱在人類的懷裡。

 

我說不出話,腦中空白,

 

希望你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有痛苦跟悲傷,

 

不需要再等待。

 

後來我像逃走一樣,狼狽地離開了那個角落,

 

淚止不住,到洗手間裡痛哭。

 

其實,我不知道哭有沒有意義,

 

但總覺得,至少還有人類會為你們哭泣。

 

原文轉自=>http://kiteri.pixnet.net/blog/post/7125890

 

創作者介紹

新屋收容所-貓舍

catfir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